春风化雨录(那年的芍药)

浮光掠影知识网SEO专员

春风化雨录(那年的芍药)春风化雨录(那年的芍药)

小时候家乡遍布芍药,因为紧邻芍药之乡亳州,芍药品质优良,价格昂贵,所以家家都种芍药。每家的房前屋后,田埂地头,沟壑路坝,甚至肥沃的田野阡陌,到处都是芍药的身影。所谓“花前花后皆人家,家家种花如桑麻。”但是村民种芍药不是为了观花,是为了芍药根部的药材。所以每当芍药开花之前,就被掐去了花骨朵,为了不和芍药的根块争夺营养。但无论药农如何小心,总会有一些漏掉的花骨朵在翠绿的枝叶间露出娇媚的脸,她们都有着美得蚀骨的名字,在村民的口里传诵着。白的是青山卧雪,红的是红云映日,紫的是乌龙探海。

我的邻居旺财家就很特别,他家院子里的芍药从来不摘花骨朵,任凭芍药花恣意开放。有一年他家的白芍药花开得特别美,结婚多年没有生育的媳妇悄然生下一个女孩,女孩长得白净清秀,旺财就给女儿取名素云。素云比我大一岁,我不喜欢素云就是因为她的名字,于是常常无缘无故地欺负她。

有一天我正抢夺她手中的一支芍药花,她的父亲过来叱问我为什么欺负素云,我理直气壮地说,她的名字丑陋,不配芍药花。她的父亲听完莞尔一笑说,“小妮子你懂什么,素云就是天上的白云,很美的。”

我不以为然地说,“有白雪美吗?”

旺财叔说:“当然比白雪美,白雪是不变的,白云是活的,你看。”他指指天上的白云,又指指院里的芍药花说:“你看看是不是很美。”

这时候天上正飘浮着朵朵白云,在初夏的微风里千变万化,有的团团片片,有的丝丝缕缕,宛如披着面纱的白衣少女,素带飘舞,笑颊如花,再看院里的芍药花在微风里顾盼生姿,仪态万千。我被镇住了,第一次领略到芍药的美。从此不再欺负素云,而且最喜欢和她一起玩。

又过一年,旺财叔家的红芍药开得特别美,他家又生了一个女儿。这个女儿更加漂亮,肤白唇红,面如春花,于是取名叫红霞。我因为迷恋她家的芍药,整天往她家跑,芍药的美如春风化雨渐渐深入我童心深处。

全村的人都羡慕他家的两个漂亮女儿,都争相取和芍药相关的名字。村里有一个教过私塾的老先生喜欢给人取名字,尤其女孩,于是就有云锦,天香,丹红,依翠,整个村子到处都是芍药般的女孩。

我母亲做事最彻底,我家院里的芍药从来没开过花。因为母亲的精心管理,芍药的枝叶比谁家都茂盛和苍翠。有一年芍药花开的季节,我母亲几日不在,家里的芍药开出了一朵花,绯红的花朵颤巍巍从满院的翠绿中婷婷而出,在清风细雨里风姿绰约。这是一个周末的傍晚,酷爱养花的父亲回家了,我正盯着那一朵花看,父亲也过来看花,看了很长时间,说了一句“万绿丛中一朵红”。我也一边看一边模仿父亲的语调说“依竹佳人翠袖长”。父亲拍手笑道,好诗。

上中学时,有一天我把值日生的名字写在黑板上:徐小芝。这位同学气呼呼地告诉我,你把我的名字写错了,我的名字是徐晓枝,春晓的晓,花枝的枝。我还是一脸茫然,她夺过我的粉笔,在黑板上写下“徐晓枝”,生气地说,真是乡巴佬,不知道“有情芍药含春泪,无力蔷薇卧晓枝”这句诗吗?我是敏感的,这句诗电击一样打动了我,意境太美了。我顾不上被人骂的羞愧,反复吟诵着这句诗,感觉多年来与芍药耳鬓厮磨、肌肤相亲的款款情愫被这句诗突然唤醒了。芍药花有高高的花茎,硕大的花朵,在茂密的绿叶间亭亭玉立,在4月的微风里摇曳生姿,仪态万千,风情无限。芍药的花瓣单薄柔软,吹弹可破,千娇百媚,可谓“艳艳锦不如,夭夭桃未可”。芍药的花心细密含蓄,像少女欲说还休的心事,芍药的颜色如云霞包裹,变化莫测。红楼梦里形容林黛玉的美如弱柳迎风,娇花照水,黛玉的袅娜可比芍药的曼妙,史湘云醉卧芍药丛的画面可见芍药的娇憨之态。“扬州省识春风面,看尽群花总不如”。芍药的美在心里生根开花了,从此命运也与芍药有了不解之缘。

第一个爱我的男孩约我在芍药花丛,第一个娶我的男子手捧芍药向我求婚。一生的爱恋与芍药息息相关。

文章版权声明:所有来源标注为浮光掠影知识网(fgly.cn)的内容版权均为本站所有,若您需要引用、转载,只需要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(https://www.fgly.cn/archives/9208.html)即可。

相关阅读

发表评论

表情: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483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取消
微信二维码
微信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